国家政策适度倾斜 心理援助更重要

发布时间:2017/10/9 10:29:00 编辑:
国家卫生部发布的《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中显示:我国每年新增7.6万个失独家庭,全国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已经超过百万个。

失独老人,即失去独生子女的老人。10月23日重阳节,在很多人照例去敬老院献爱心的时候,失独老人这个有点特殊的老人群体正在进入相关政府部门、慈善公益团体和普通市民的视野。国家卫生部发布的《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中显示:我国每年新增7.6万个失独家庭,全国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已经超过百万个。记者近日从青岛市民政局福利处了解到,青岛市目前已经开始对全市的失独家庭进行摸底统计。

□ 本报记者 张欣

被忽视的群体

杨晓玲现在是位很专业的义工,她领导的天使温情义工团已经是个比较成熟的民间组织了。10月18日,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天使温情义工团正式成立于2006年,杨晓玲告诉记者,在最近两年的公益活动中,她开始接触到失独群体。“我们义工团的活动范围是市南区,他们这种情况的老人我现在接触到四五位。”杨晓玲说,“他们年龄都在60岁左右,表面上看他们和空巢老人、独居老人一样,可是他们的心态和其他群体很不同,他们比较封闭,排斥和外界接触,很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情况。”

在天使温情义工团的义工里,有一位近60岁的义工姚女士,她就是一位失独老人。“刚开始我也不知道她的情况。”杨晓玲对记者说,“她只说丈夫去世了,女儿在外地工作,她经常参加我们的义工活动。后来接触多了她才告诉我她的实际情况。她说已经把自己的后事都想好了,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她告诉我平时不需要物质帮助,就是想多交几个朋友,最难过的时候是生病的时候。”

心理援助更重要

天使温情义工团里的失独老人姚女士让杨晓玲感触颇深。“她告诉我,本来她并不愿意和很多人接触,是我的一句话触动了她。”杨晓玲说,“团里的很多义工都是中老年人,我跟团员们聊的时候说过,越是空巢、独居老人,越是应该多参与我们的活动,多帮助别人,这样自己也不孤独。”杨晓玲觉得,失独老人最需要社会关爱,需要感觉到社会并没有抛弃他们,对他们来说心理的安慰比物质援助更重要。2007年,在天使温情义工团的公益活动中杨晓玲发现了失独这种情况的存在。

古语云:春江水暖鸭先知。当前社会养老的各种现实情况,往往是基层的工作人员最先接触到。青岛市市南区八大湖街道办的民政事务科科长陈汉忠是个老民政工作者,他所在的八大湖街道是青岛市一个老龄化程度很高的街道。据他介绍,目前八大湖街道10个社区共10多万人口,60岁以上的老人超过20%,而三年前,这个数字还是15%—17%。“最近我们正在对辖区内的失独家庭进行摸底,现在统计的数据是60岁以上的失独家庭有9户,60岁以下的肯定也有一些。他们的收入都还可以,有的挺愿意参与我们街道的活动,有的就拒绝与外界接触,应该是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陈汉忠说。

在这之前,陈汉忠也没有意识到失独老人这一群体的存在。他向记者坦承,直到今年和社会组织的接触中才发现失独老人这一群体,并感到他们很需要社会的关爱。“我感觉对他们来说,心理上的援助应该是比物质的帮助更迫切,通过初步的接触,我发现失独老人的情况和空巢、独居老人是很不同的。”陈汉忠说。

10月22日,八大湖街道日间照料中心正式启用,这个区域内平日里在社区广场和公园里休闲的老人们有了一个具备一定规模和设施的去处。天使温情义工团在此设立了一个老人们的互助项目——爱生俱乐部,为所有有需要的老人们提供帮助,主要是满足他们的心理诉求。“我们提供两个项目,一个是认养植物,我们准备了一些盆栽植物,老人们只要愿意都可以来认养一盆;另一个是认养子女,不管是空巢、独居老人还是失独老人,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和其他家庭的孩子结成对子。”杨晓玲告诉记者,目前开展的项目主要侧重于心理帮扶。

国家政策应给予适度倾斜

孙维是个在北京工作的青岛小伙,他的父母都还在青岛生活。“虽然我们家庭很美满,但是我毕竟也是独生子女。”孙维告诉记者,“我的父母现在应该算空巢老人,虽然不像失独那样凄凉,但是我也觉得他们缺少家庭的欢乐。”

对于正在逐渐扩大的失独群体,杨晓玲也有切身的感受:“每个独生子女家庭都是潜在的失独家庭,我也是。首先,我觉得国家可以考虑计划生育政策的存废问题了,因为现在生养孩子的成本很高,即使放开生育限制,很多夫妻也不愿意多生孩子。其次,多年来各地根据计生政策罚没的超生罚款,可以考虑拨付一部分用于失独老人的救助。同时,保险业可以设立失独险等有针对性的保险,为失独老人提供一定的保障。而且我认为国家可以大力扶持公益组织,为民间的各类公益组织提供补贴和帮助,来弥补政府力量的不足。”

在从事了多年的基层养老工作后,陈汉忠又接触了失独老人这个新课题。他告诉记者,基于八大湖街道老龄化程度高的情况,目前该街道办已经有15位国家认证的社会工作师,还有不少社会组织的投入。陈汉忠说:“对于失独老人,未来我们会在心理和日常生活方面进行帮扶。这需要我们在现有的社区服务基础上慢慢摸索、慢慢突破,我想将来失独群体的整体情况明确以后,国家政策应该会进行相应的倾斜,特别是对低收入的失独老人。”

(来源:大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