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课堂,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

  • 2016/11/29 9:03:00
  • 我要评论(0)
  • 来源:网络

没风险,扭头就走



    昏昏沉沉走上四楼,进了教室,找了个最靠门的位置坐下。过了一会儿,看见教室已被源源不断走进来的人填满,便和同学会意地一笑,拿了书包大步流星地走出教室。

    这个老师除了会在人太少的情况下偶尔点名外,也只有超级偶然的机会才布置一次随堂作业。所以有很多人来了,看到没什么风险扭头就走!

    其实这个老师挺风趣的,成天讲一些大作家的八卦趣闻。可是你说我们听这么多八卦有什么用啊,现在的网络资源那么丰富,鼠标一点不就什么都有了?何必现在浪费青春,浪费脑细胞去记这些考完试就会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东西呢?

    回到宿舍看电视。幸运啊,NBA比赛只到第三节。边吃边看比赛真的是很惬意的事,又想起在教室里听课的同学们,煎熬吧……

    饭吃完了,比赛也结束了,想着有什么事可干,复习英语还是做数学呢?不行,眼皮粘住了,爬到床上,就再也下不来。从早上起床到现在又一次睡过去,中间不超过3个小时。我是个罪人啊。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手机响了,一条新信息:“老师说下课前要点名,你来吗?”没过大脑就回了句:“点就点吧,我不去了。”

    虽然我知道,逃课是一件不好的事,可我也不是天生就想逃课啊。换一个角度来想,那些无聊的课我去了不是坐在教室里和同学聊天,就是拿一本杂志看,或者是埋头大睡。总的来说,我不出现,留下一些认真听课的人,对老师也是一件好事。

    经过一个下午充足的睡眠、休息,晚上精神抖擞地去上数学课。数学课我并不喜欢,但是坚决不逃。因为只要逃一节,接下来就什么都不懂了。数学这东西不同于那些概论,期末画一次重点就能高枕无忧。

    今天还是坐在第一排,同学一进门,看见我就说:“好久不见啊!你终于出现了!”

    帮助同学,义不容辞



    才6:00,宿舍的姐妹们都还在睡梦中,林白却已出发。她的偶像今天免费开歌迷会,如此大好机会,她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星期四是逃课最困难的一天。上午先是计算机课,老师据说是退伍军人,每节课无论如何都要点名。然后是体育课,总共就那么点儿人,就算老师名字对不上号,但总会对你的脸印象深刻吧。下午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不仅签到还要对号点名,可谓危险重重。

    为此林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之前就把伪造的假条交给了小新,以备不测。

    该去上课了,发短信给林白,她已经和同一个歌迷会的姐妹接头成功,正在去往机场的路上,那个姐妹也是逃课出来的。看偶像的代价还真大。

    计算机课,林白早已安排好了小新替她答到。只见小新一脸诡异,一进教室就冲向最后一排,在最角落的位置坐好,开始寻找前面的空当准备插入。因为要帮林白答到,所以要在两个不同的地方,避免被老师发现。还好她们两人的学号之间差了三十几号,有足够的时间转移。

    在小新的左冲右蹿中,答到成功!我们这些知情人暗暗松了口气。

    上体育课时,我忍受着炎炎烈日,心里也在为林白担心。巧的是,老师干脆直接放了一节课的假,这家伙也就这么顺利地逃过了这一劫。

    转眼到了下午,林白虽然写了假条,可我们在替她签到之后就统统睡着了,不知道老师什么时候开始一个个地对人名来着。不过林白知道后倒没怎么激动,“既然选择了逃课就该勇敢承担一切后果。”

    突然记起当年和妈妈一起出去旅游,看中国一家银行的所在地里面一幅字:“人弃我取,人取我予。”那就是在说逃课啊!通俗一点来讲,就是哪节课逃的人多就去上,哪节课上的人多你就逃。就像市场机制,多科学,多合理。

    放假回家,挡不住的诱惑



    “买好票了?什么时候回家啊?”“星期三。”“啊?那剩下那几天的课怎么办啊?”“逃呗。”

    快“十一”了,学生间谈论的最大话题莫过于回家。三天前,就陆陆续续有人提着行李回家了。看得我们心里痒痒,家里有多少好吃的、好玩的……还好我们意志坚定,一直安心上课到今天。

    一周前,有一个女孩突然闯进我们寝室,拉住丹丹的手跟见到亲人了似的说:“你‘十一’不回家吧,我下周就回去了,周五的英语课帮我去上吧。”

    之后不到一天,几乎我们每个人都要替别人去上好几节课了。

    最恐怖的是昨天的计算机课,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五六张卡,开五六台机器,教室总共没几个人,可几乎每台机器都是开着的。谁叫老师那么相信高科技,只用电脑来记考勤,只要用自己的卡号开了一台机器,不管你人在哪里都可以算是上过课了。

    这年头,喜欢上课的人还真不多,不要说是学生,老师也是一样。今天上午的课,上课时间已经过去20分钟了,连老师的影子都没看到。难道老师也学会逃课了?

    晚上6:00,我们准时坐在空荡荡的数学课教室里。老师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一进门就先发了一张纸下来,让在座的签名。可这哪里能难得倒逃课经验丰富的我们啊,那张纸传到我手里的时候,我的名字已经赫然出现在上面了。

    最后,上面写得满满的纸回到了老师手里。老师终于被我们折腾得没心情上课了,干脆把这节课改成了期中考试前的答疑复习课,而且早早就把我们放了。

    说实话,很多人进了大学以后就一直没有完全融入这个校园。不去上课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躲避某个环境某些人。用刚学过的理论来讲,这就是抵制和规避的一种,是人在体会到自己的无能为力和渺小脆弱时的一种宣泄和自我娱乐的方式。

    成绩单,向我报警



    期中考试成绩昨天公布,一向成绩不错的我居然挂了两门,这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落败。都说大学里考试闭着眼睛都能过,可我考前还突击了一个多月呢,怎么落得这么惨?

    今晚,当大家都出去狂欢时,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做高等数学题。看着这些数字头就大,我左手拿着习题集,右手扶着练习本,准备抄它三五遍,肯定会有所印象的。毫无意识的机械动作不知重复了多久,我的练习本已经翻过了五页。等意识恢复时,才发现这道题已经被我copy了15遍。天啊,我都快有强迫症了。

    回到寝室已近11点。我浑浑噩噩洗漱完毕,上床塞着耳朵听音乐。在音乐的刺激下回想起开学半年来我的逃课生涯。

    第一次逃课就是高数课。那天午睡起来晚了,大家都匆匆先走了,说帮我占座位。等我风急火燎下了宿舍楼,才突然意识到不知道在哪间教室上课。前两次上课都是大家成群结队去的,跟着别人就走了,大脑几乎处于空白状态。再说校园这么大,教室这么多,要真“地毯式”搜寻完,两节课也结束了。

    逃!这个决定一下,我就立即打车到最近的商场去溜达。不是节日的商场居然也颇为热闹,在买了两件衣服,刷了400多块钱之后,我颓废的心情突然转为兴奋。

    从此,逃课成了家常便饭。高中时从未尝过逃课滋味的我开始陶醉其中。“期末考试平时考勤占30%”,老师放话。才不管这些呢!早就听说考前画重点就能蒙混过关的,何必浪费这么多时间去受那如同念经般的课!

    点名这东西绝对是老师的无奈之举。其实点了又怎样,刚点完名就看到班里的人逃了一大半岂不是更伤心!现在的老师,就是想把学生固定在教室里,至于在教室里干什么他就不管了,只要没打扰到他,他就没意见。按他们的话说,听不听课那是你自己的事,一切等到期末考试的时候见分晓。按这种说法,是不是去上课不也是我们自己的事了,只要期末考试过了不就结了。可他不干了,非得看到眼前有一大堆人卧倒他才高兴。老师的任务,不是绞尽脑汁地想怎么把学生抓回课堂,而是怎么把学生吸引回课堂。可是有很多老师还没我们想得明白,真是郁闷。

    为什么逃?逃课需要理由吗?既然能自由安排时间,何必浪费生命顺从学校的安排?校园里这么多选修课,我爱听什么去听什么,这是尊重自己兴趣的需要。

    后果总是来得措手不及。当我还在为自己寻找各种各样逃课理由时,成绩单开始报警。我终于尝到苦头———用整整一个学期的时间去补修曾经逃下的课。

    而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讲,逃课还在继续。你,我,我们该怎么办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心理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 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